老肖返岗记(关注农民工返岗①)

准备乘车。  本报记者宋豪新摄

巴士手游

图为老肖夫妇到达工地后办理手续。  本报记者宋豪新摄

  开栏的话

  目前,各地各部门正在有序推进复工复产,不少春节回乡的农民工也踏上了返岗之路。从村里到厂里,他们的路途是否平安、顺利?在出发地,得到了哪些帮助?在路途中,乘车感受怎么样?到达后,日常生活和工资待遇是否有保障?从今巴士手游天起,本版推出“关注农民工返岗”系列报道,敬请关注。

  往年,春节一过,四川仪陇的老肖两口子就张罗着回成都上工。今年,受疫情影响,夫妻俩的返岗路开头并不顺利。“心急火燎,工地不等人”“顾虑重重,想走不敢走”。

  踌躇之际,村支书金少康上门讲政策,说起全省正在大力推进助力农民工返岗复工的“春风行动”,老肖一下子动了心,起初的顾虑也打消了,“出家门上车门,下车门进厂门,这个安排,好!”

  有序返岗,放心出家门

  老肖,全名肖后德,今年55岁,妻子李国珍,今年52岁。夫妻俩家住四川南充仪陇县三河镇河街村,常年在外务工。

  仪陇县是劳务输出大县,据2021年12月底的统计数据,全县有农民工38万人,其中出省务工人员约27.5万人。今年春节,返乡农民工约17.6万人。

  “过了大年,家家都往外走,年年如此。”在仪陇县农民工服务中心副主任邓晓燕看来,农民工着急出去有两个原因:一是不少工种可替代性强,企业等不了那么久;二是在农村一些地方,过了大年还不出去,怕被乡邻议论。

  以老肖夫妇为例,两个人都在成都凤凰山体育公园项目工地上工,同进同出。“这个是明年大运会的场馆,重点项目工期紧,耽误不起。”老肖说,自己原本计划大年初八复工,疫情一来,一拖就是好久。

  “儿子在县里当保安,儿媳照顾家里,孙子还在读小学,处处都是花销。”老肖算了一笔账,自己在工地做工,一天下来工钱280元,老伴儿做搬运,一天能赚200元,一个月两人收入合计过万。“耽误十天,工钱就少了四千多,心疼。”

  既要保证务工人员有序返岗,又要保证疫情防控不能松懈,南充市、仪陇县两级交通运输局从上到下,把返岗运输方案理了一遍又一遍:信息统计、运力调配、车辆消毒、体温检测、应急方案、回访机制……确保每个环节都保障到位。

  “农民工服务中心将返岗农民工乘客信息上报,交通局统一制定路线,择优选择驾驶员和车辆,根据出行人数确定方案,保证‘一车一方案’。”仪陇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周思佑告诉记者。全县多部门联动协作,全力保证运输安全。“省里政策给力,‘春风行动’的客运车辆在省内走高速,免收通行费,降低了运输企业的部分压力。”周思佑说。

(责任编辑:巴士手游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ttieyi.com/jiaoshi/2021/0405/4531.html

上一篇:以色列将迎不到一年内第3次大选 民调显示选情仍混沌

下一篇:自制口罩、一次性口罩垫、电动口罩……花式口罩,管用吗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填字段已标记 *